[24/08/17 03:57AM]
坑蒙宰殺
You already voted for this post!
二哥對我自小就是做什麼說什麼就是從來也不敢更沒必要討價還價而且,每次的開始都會給我的感覺對我是有些利益的雖然最後都沒有兌現過,你說這是後天習慣還是天生。我現在確信本次我與二哥再次合作從李青春那裏弄來的一車油漆,就是二哥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品牌油漆經營的初始階段我想起來他門店的後牆還沒有打開的樣子了。

我記起來那天二哥與李青春送來的油漆押車員吵完嘴算完賬寫完收貨條就把他們歡喜著送走了然後就開始盤算望著高大的油漆牆,我就幾乎是呆在一旁這裏雖然有我一半的貨小孫加二哥還有二嫂在一起我就有些插不上嘴的笑容就大著膽子當配角但,為維護自身的利益第一次開口請求二哥油漆的進價卻不敢懷疑。二哥給我出示了進貨單據但也只是指給我一看有十幾種,我就記得差不多一豎排的數字都好像七八十塊的標價卻沒有看清楚它的單位是每桶還是每組因為,我記得當時二哥和二嫂和小孫就賣出去三四組都是一百七十元我記得他仨那爽朗快活的笑聲絕對不是一桶的價格而且,若是七十元每桶依照他們的賣價就很正常他們三個就不會笑出金錢的味道來而且,每箱八桶四組的這個模糊一直到現在我也不打算想清楚因為,我在向陽路店裏二哥給我的指導賣價是每桶一百元因此,二哥給我每桶七十塊我就賣的有點低而每組七十塊我就賣價太高但二哥說給你價低你就賣的低,這裏面有些複雜因為賣價高低在我這裏都不好賣我就不知道二哥給我記賬到底是七十塊一桶還是一組。

我記得當時趁他們的空隙我也帶上兩箱油漆在摩托上拿著二哥給我開的提貨單回到我的門店也立馬開箱擺它們上貨架,我也想來個開門見喜賣它一兩組試試。可是沒幾天下來我媳婦的臉是拉得好長啊,在向陽路這裏根本就不是賣品牌油漆的地方那些傢俱廠不來那些搞家裝的也不來偶爾來也是打補丁因此,一個多月沒有動靜但二哥那裏卻是捷報頻傳,都快沒貨了,要第二批吧,這次多要一些。二哥這次再進貨補貨沒有再讓我出資我想,我這裏就兩箱貨也不占資金但二哥進的一車貨都賣光了那個錢完全夠他再次周轉一車貨過來李青春還挺高興,賣的這麼快也願意再次賒銷給二哥。

跟著二哥決策就如與二哥合租市場一樣他怎麼會為你打算因此,由於我的這個投資失誤而跟我進店的兩箱油漆被冷落了好長一陣子突然有一天,浩哥裝裱的畫框木工師傅到我店裏拿砂紙看我還有高檔油漆就說回去問一下浩哥,浩哥就又親自來看貨我又給浩哥做口頭保證浩哥又說:這東西我經常用也經常買但是用不多,你要品質好價格合適以後我就從你這裏拿。說完就先拿了兩桶回去試試,以後有斷續來拿過幾次,再後來我就乾脆不賣了,把貨全部退回給二哥讓他自己賣。

這裏二哥是用五萬塊開啟的油漆買賣,這裏面有我投資的兩萬五千塊現金後來這些錢就在二哥那裏利滾利貨翻貨從一車變成三五車從一家變成五六家從而,二哥也變成了差不多的一個小土豪這裏有我的貢獻我認為很巨大關鍵是後來的發生又讓我很意外。

我不知道二哥有預謀的提前做了充分很精確的準備他吃定我是易如反掌,再後來我去天壇拿貨二哥就跟我說:你來我這裏就行啊,什麼也有,省得你進去瞎轉悠還找不到正地方也不給你便宜價,沒有的東西叫小孫進去拿,又熟悉又快,你就在這裏喝點水抽抽煙多好。我當然放心也樂於接受二哥的盛情款待就這樣,每次二哥都把我拿的貨記在賬上而每次,我好像也不用現錢一樣就把貨先拿走從二哥那裏而二哥每次,也樂的大叫一聲:小孫,快去把你三叔的帳記上,千萬別多記啊。

大約這樣過去有多半年時間一次二哥對我說:你有時間過來對對賬啊,小孫都給你算好了。回去我抽時間算一遍是兩萬七千多而二哥也是這個數基本沒有錯,我不知道二哥是否故意在這個當口跟我算賬結賬他說:這樣割去你的兩萬五千塊,你再給我兩千五就行啊。我一聽就有些急眼說:那點錢你好要啊。我的意思就是我拿你兩萬五的貨最少也要掙我兩千五百塊吧但二哥的真實在這事上,就開始假裝比我糊塗他以為我不敢把事情說出來也許就說:這錢你是不想給我了。我說:你給我頂的這個帳要是沒有利潤不掙我的錢我就給你。這可好二哥也沒有想到我會給他一個晴天霹靂,他就一躲二哥聽完我的話這次沒有再小嘟囔我想看來這次是被我言中了就沒有反對,你用我入股的錢賺了大錢再頂貨給我還有很好的利潤,裏裏外外又都是你的面子和裏子,我就是給你當跟班你也不能這麼跟我玩啊還好意思要那兩千五我還不知道你從來不吃虧,你不賺我一萬就不會默認那兩千五。我記得二哥給我拿8mm螺母價格每個五分,一千個也就不到二斤重就是五十塊就算是二十年後的現在螺母價格也不用五分那會兒才幾厘錢一個,更何況還是天壇貨,偷工減料的那種。其實我知道二哥在行使坑檬手段時候是不管對象是誰因為這是他的致富手段和習慣因此,他在坑蒙時候雙眼發紅根本就看不出來我是他的親兄弟也更不會把我撿出來那多耽誤功夫啊先宰完再說:宰誰不是宰啊,宰人就是宰錢啊,誰宰也是宰啊這裏第一句是宰誰跟親情無關第二句是宰誰也是照著錢宰第三句是反正是要被宰就不如二哥給你宰了。

其實我就這些膽量再後來,二哥是如何跟李青春割的巴子我就沒敢問當然,割完巴子二哥對我的承諾也就理所當然地不來兌現在利益面前,坑蒙兄弟親情算個什麼東西當,當坑蒙成為習慣二哥自然就會心安理得而且,也是合法致富。二哥給我開具的那次八個毫米的螺母的價格單據我現在還有留存卻因為當時特別相信就沒有注意裏面的齷齪以至於商品的數量我也沒有每次仔細核對過因此二哥一定能夠會變本加厲地對我痛下殺手,一個不到一分錢的螺母,二哥一倒手買給自己親兄弟五分錢算不算暴力搶劫而我的教訓就是,沒有對自己的哥哥嚴加設防而是採取相信他們最後卻落得成為他們的笑料。



Trackbacks

      TRACKBACK URL: http://healthier.blogghy.com/trackback/1563527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Name:


Email:


4 + 5 = ?

Please write above the sum of these two integers

Title:


Comments:





 

Page generated in 0.1974 seconds.